鄉村傢俱

關於部落格
防曬衣
  • 9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台學者:臺灣人哈日莫淪為媚日防日不等於仇日

  關註:臺海網海峽導報   臺海網(微博)8月8日訊 臺灣淡江大學副教授林金源8日在臺灣《中國時報》發表文章說,哈日無罪,但哈日不能淪為媚日,臺灣人不必仇日,但不能不防日,更不能不防“獨派”勾結日本,瓦解臺灣人的“國族”認同與尊嚴。   文章摘編如下:   7月27日各媒體出現如下突兀畫面:臺北市觀光傳播局局長孫廷龍與一群穿著日本“浴衣”的男女,聚在臺北城隍廟前合影。他們手拿“御守”,請求月下老人加持,盼早覓有緣人。   “御守”乃祭拜神社後求來的平安符,是日本“神道教”教義的一環。不知穿著“浴衣”男女,是否向城隍爺與月老解釋清楚,否則兩位中國籍神仙如何為他們加持?   原來臺北市府結合臺北地下街,於7月26日舉辦“大稻埕散策•月老御守祈福”踩街活動,召集一群穿“浴衣”男女,踩街拜月老,為將在七夕情人節揭幕的“大稻埕音樂煙火節”暖身。   “浴衣”有二意:古時日人沐浴穿的衣服;現代則指夏天日式單衣。和服是日式衣服泛稱,浴衣是和服的一種。大稻埕“散策”就是大稻埕漫游、散步的日式表達。   首先不解:臺北市府為何理所當然認定民眾都懂這些日文詞彙?我們更不解選在七夕揭幕的煙火節,為何不見漫游的牛郎織女,卻有一群“散策”的“浴衣”、“御守”?難道七夕民俗來自日本?還是臺灣人必須回到日據,再度化身日本人才能快樂過節?   臺北市府藉由節慶,帶動商機,用心良苦,值得嘉許。但人活著不只為麵包,還需有尊嚴。何況促進觀光,哈日媚日並非唯一之途。臺北市府偏愛日風,好像不哈日活動就辦不下去。  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郝龍斌市長說今年8月2日除了是七夕,也是臺北建城130周年,所以煙火設計特別加入臺北古城門意象。   130年前,臺北所以建城,肇因於日本圖我日亟,清政府不能不加緊建設以防外敵。果不其然,建城10年後,日軍侵門踏戶,屠殺超過當時百分之一的臺灣人口(根據日本總督府記載),並展開50年的殖民統治。   凡稍具尊嚴的民族,都不會在短短百年間,完全淡忘歷史教訓,不設心防的接納侵略者的文化、習俗與觀念。何況當年侵略者至今仍未道歉賠償,仍占據釣魚島,仍挑撥離間海峽兩岸。   媚日哈日心態遍全台,臺北市觀傳局只是其一。三峽老街(位於臺灣新北市)清代本為染布業與樟腦業盛地,乙未割台後(農曆乙未年即1895年,當年,清廷與日本簽訂《馬關條約》割讓臺灣與澎湖),此地因激烈抗日遭日軍焚燒殆盡。   日據中期後,三峽才又興起。2007年2月10日老街整修完畢,主辦單位竟找來一群年輕人,穿著日本服裝重現日據時代“風采”。當時一位有識之士當眾痛罵這群青年,可惜孩子們一臉茫然,不知打工賺錢哪裡有錯。   哈日媚日並不足以描述臺灣人“國格錯亂”的全貌。2004年“獨派”團體舉辦“發現美麗島”活動,台教會長王塗發和臺灣小姐陳思羽,穿著歐洲宮廷服飾,帶領民眾從海上遠眺臺灣,體驗葡萄牙人發現美麗島的“驚喜”。“台獨”人士寧做假洋人,就是要凸顯寶島歷史的“多元性”,葡、荷、西、日都有,藉此淡化臺灣的中國色彩,切斷兩岸歷史連結。   哈日就如哈韓,有那麼嚴重嗎?年輕人會問。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,“反中”、“台獨”的意識也不是一天造成的。卸下心防、哈日、媚日,就是締造羅馬的第一塊磚。刻意以臺灣文化的“多元性”壓抑臺灣文化的中國要素,則是支撐羅馬城的第一支梁。   哈日無罪,但哈日不能淪為媚日。臺灣人不必仇日,但不能不防日,更不能不防“獨派”勾結日本,瓦解臺灣人的“國族”認同與尊嚴。   責任編輯:吳生林  (原標題:台學者:臺灣人哈日莫淪為媚日防日不等於仇日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